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有多远?

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头

 
 
 

日志

 
 
 
 

是迷茫还是顿悟?  

2012-07-28 16:23:13|  分类: 胡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久没有动笔了,今天突然想写点什么。

 

       生命,常常让我感到悲哀,如何才算珍惜呢?如何又算是挥霍呢?生命的轻还是重?昆德拉是媚俗还是媚雅?我仿佛忽然明白了什么,但是自己很快有掉落另一个正在急剧分裂的矛盾中。我想,我多半是有些呆傻了。突然有千百个自己,究竟哪一个才是我渴望的真正的“我”呢?我一直吧任性,胡思乱想全部留在我的日志里。在别人眼里我很婉约,很唯美。我不可能刻意去讨人喜欢,同事我深深地明白,我无法生活在真空里,但最起码我应该做到敬而远之。我对权利没有任何兴趣,权利意味着征服,机谋,力量,那是男人们的事,与我无关。

       生命就是有意无意间的事,生活就是有意无意地消磨生命。我用文字来消磨自己的生命,突然有一种自虐的快感,仿佛是在一堆熊熊燃烧的火焰边行走,跌跌撞撞,却很有意思。在消磨的自虐中我感觉到了意思令人欣慰的真实,虽然它很痛,很痛,但是有疼痛总比什么都没有好。而在这个居住了太多人的社会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假,不真实,很少有真实的东西,几乎可以说根本就没有真实。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只不过是欲望的符号,谁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若是在几个月前,我想到这些时,我会凄然泪下。但是今天我却心安理得。假到真时真亦假,谁知庄生是蝴蝶?人生如白驹过隙,转眼即逝,本毋须感怀,一曲葬花吟,如何不消魂?黛玉也真是傻瓜,适应虚伪做作并不难,不在乎真假,看见什么都笑呵呵的,或者干脆当做没有看见,莫不在意别人是否把你当白痴,要做的只是别人眼里展示的一个“非我”,我非“我”。也就无所谓你如何看我了,这样也就自然而然了。

       有些遗憾,没有人在我走上社会时教我虚伪这一课。爸爸妈妈从小就教我:以诚待人,心地善良。后面四字犹可,前面四字在很多时候是自取其辱。“以诚待人”在这个缺乏诚信的社会力,只会让我头破血流,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而我偏偏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见了棺材才落泪的主,我要该如何去应对?

       我想把我所写的一切都通过文字在日志上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没过多大一会儿就丧失了诉说的勇气,面对键盘手指好像麻木了,我咬着手指不知如何是好。人不仅要会拿得起,也应该学会放下。道理很简单,但是我却总是放不下。机锋谁都不会打?只不过是嘴皮子快活罢了。知易行难,言语上的顿悟从来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醒悟。就比如:两个和尚过河,遇到妇人,老和尚抱起妇人过了河,小和尚奇怪地问:师傅,佛不是说不近女色吗?老和尚说:你为何还没有放下?小和尚顿时无语。也许李白说得对: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去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不知为何,我忽然对酒有了空前的好感,峨冠素服,明月生香,庭院深深,斛筹交错,呼朋唤友,倒也其乐融融。真是羡慕古人的这种生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这是何等的洒脱啊?

       平平淡淡的日子应该适合我,但是我却好在适应不了平淡,努力地让心灵平静,每天喝下六大杯白开水,却突然明白平静不能够用湖水来形容,湖水的平静被风一吹就碎了。平静是山是荒原是苍穹,在沉默的无垠或者是浩瀚中,狂风不能撼其分毫。

       城市里没有蚂蚁,水泥覆盖了每一寸地面,坚硬的水泥路面在阳光中微微摇晃。生活的琐屑周而复始。就像是一台复印件不断被copy下的纸,人的眼睛便会熟视无睹终至麻木不仁。单位上的人都在比赛心眼,含沙射影地吵几句,差点动起手来,最后又在领导面前骂骂咧咧几句了事。犯得着这样吗?但是日子就是这样,由不得你不低头。敏感的迟钝的愤怒的都会默然,平庸似乎就是生活的本身。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