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有多远?

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头

 
 
 

日志

 
 
 
 

忏悔  

2010-05-08 20:44:35|  分类: 微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魂的另一面

忏悔 - 贝叶树 - 永远有多远? 

我偷钱了。很失败,也很尴尬。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曾忘记。

父亲出车回家午睡,我见父亲的裤子远远的搁在一边。我突然有了偷钱的念头,我知道父亲的裤兜里一定有很多钱。这个念头很邪恶,于是蹑手蹑脚慢慢靠近那裤子边,我听见自己心跳得咚咚直响。我侧头注意着床上父亲熟睡的背影,手飞快地伸进了裤兜,掏出一把钱来,我取了一角、二角和五角三张钞票,把多余的放了回去。

我立即闪出父亲的卧室,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八毛钱似乎太多了些!我埋怨自己太贪心,而我仅仅挑选的是小额的,我以为父亲不会发觉。整个下午我都这样安慰自己:没事!没事!一定会没事的!我把偷来的钱放在荷包里,并没有离家远去。整个下午,我都把手放在荷包拽着那太多的钱,感觉攥出了水。

终于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父亲坐八仙桌的最上座,而我故意坐在右边离父亲较远的位置。从我往嘴里扒饭开始,就一直不敢抬头看父亲的脸。筷子在菜碗和自己的饭碗之间也显得非常局促。

“你们谁拿了我裤兜里的钱了?”父亲这句话,我如雷轰顶。少许,我抬头看了看身边的三弟和四弟,他们茫然地抬头看了看父亲后,都自顾自地继续吃饭。

沉默······

沉默······

沉默······

“你们谁拿了我裤兜里的钱了?”父亲愤怒地质问,彻底摧毁了我心底最后的一道防线。父亲的筷子叭地扣在桌子上,我感觉他的酒杯差点就要震翻了。我不愿意我的弟弟们跟着我遭受父亲的怒吼,我假装懂事地问父亲的钱在什么地方丢失的。父亲没有说话,他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三弟四第也被父亲的情绪吓坏了,他们嘴里包着的饭菜鼓囊囊地在脸颊上分明看的清楚。

我离开桌子,走到父亲睡觉的屋子里去,赶紧掏出荷包里偷来的钱,四处张望,把钱卷了卷,放在父亲搁裤子地方的地上。我大声呼叫:“是不是这些钱?!”

父亲走了进来,三弟四弟也跟在父亲的身后围住了我。见父亲来到我的面前,我指着地上的钱,当着父亲的面把钱拾了来交给父亲的手上。我还是不敢看父亲的脸,始终低着头,而脸像被火烧着了一样滚烫滚烫的。

沉默·····

沉默·····  

谁都没有说话,包括父亲。

我记不得自己是怎样回到饭桌上吃完晚饭的。我不仅偷了钱,而且还聪明地撒了谎。这是一错而再错的愚蠢。这种心灵最深处的伤害是我自己給自己的。非常龌龊!从此,我当这种龌龊是一种耻辱,并牢牢地雕刻在灵魂的另一面了。

忏悔 - 贝叶树 - 永远有多远?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