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有多远?

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头

 
 
 

日志

 
 
 
 

生命之源  

2010-05-08 20:1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之源

生命之源 - 贝叶树 - 永远有多远?

生命之源 - 贝叶树 - 永远有多远?

――解读原声油画里的语言

在原声的博客里见到他的这幅油画作品我很喜欢,却不晓得这幅作品的名称。或许是他油画作品系列里的××号作品吧。久久地欣赏和审视该作品,我想起“生命之源”概念,虽然这幅作品让我联想到罗中立的油画《父亲》呢。

《生命之源》整个画面看上去很压抑――压抑着的一丝喜悦,蓝色的天际白云占不了画面的五分之一,斜斜的金黄色的麦地正在收割,一对老农夫占据了画面的绝大部分空间,远处的农人还在收割着土地里最后的麦穗。老农夫妇的双腿深陷于荒草地里,跟凡高描绘的农夫一样,如凡高说,他们是农夫就是从土地里生长出来的。是画家原声故意摒弃了精湛的写实手法,以夸张的笔画赋予老农夫妇健壮的身板、硕大的手臂和手腕,连地上的藤筐也是硕大的。

麦粒已盛满藤筐。老汉手里扬起的一束麦在他那双巨大的、鼓起筋脉的手掌中,似乎就要砸向藤筐的边缘。老农夫的妻子怀抱一束麦穗正走过来,她瞪大双眼,侧脸看着画面的左侧,或许是在搜寻地里最后的一些庄稼。老汉背后腰上插着的旱烟袋,再后面画面的右角地上,是一只陶的水罐和白瓷碗。他们没有笑,也没有话语,只有一门心思地收割庄稼。

整个画面看上去似乎显得有些平淡,就像他们黢黑的带有古铜色的脸膛。而打破这平淡而震撼我的是那故意夸张的手;满是力量,满是语言。他们仿佛是在和谁斗气,仿佛是在张扬旺盛的生命力,……

有人曾评价说《父亲》是中国农民的象征;勤劳、质朴、忠厚、善良。在《生命之源》里,还给人有“农民的本质、简单”的联想――有这般具有旺盛生命力的农民存在于土地你大可高忱无忧?!

画家原声在这里没有卖弄作画的技巧,而是在尽一个画家的本分职责。正是如此,这些看上去“丑陋”的庄稼人所表现出的艺术感染力就特别震撼人视觉和心灵的。换句话说是:这样的庄稼人最匹配北方这样的土地。

 

生命之源 - 贝叶树 - 永远有多远?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