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有多远?

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头

 
 
 

日志

 
 
 
 

相爱到分手(三十五)  

2010-03-25 08:09:1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昏的时候晚霞穿过玻璃从窗口射进房间来,那缕金碧辉煌的晚霞就像我大脑里沉浮的思想一样翩翩起舞。我斜靠在沙发里迷迷糊糊地支着脑袋,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从爱情中觉悟了。我是不是一个真正具有魅力的女性,我是不是有些虚伪,是不是有些痴傻,现实的问题连成了一片,我想我就是花费一生的精力来思考这些问题也不能想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来。

烦躁!

烦躁!

简直烦躁透了。烦躁的压迫使我喘不过气来,最后我觉得必须离开这个家,究竟该上哪里去我心里根本就没有底。我现在的心情就像我最近常常毫无目的做了许多事情一样:把所有的书籍都摊到地上,然后再一本一本地捡起来;或者是把所有的衣服都试穿一遍,可是到了最后还是穿的开头的那一件;或者是把卧室弄地跟遭了劫似的,直到晚上回到家再花费半夜的功夫去整理。我这样做没有任何目的,仅仅是因为心里烦。难道饱经忧患的我真的已经到了“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梦又不成灯又尽·······”如此无奈的地步了吗?

我一个人在长安街上漂着。今天是圣诞节,街上似乎充满了节日的气氛,又似乎什么气氛都没有,冷冷清清,幽幽虚虚的。尽管圣诞节不是我们国家的节日,但是同样给了年轻人一个可以纵情狂欢的理由。我不停地看见一对对情侣双双出入酒吧,百货公司,手里拎着购物袋,商场也再趁机打折。我想这又是一个别人充满快乐泡沫的夜晚。

此刻的我突然感到穷途末路,穷极无聊,但是我不想回到自己的陋室,而是孤独地走在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月亮已经爬上来了,溶溶的月光给整个宇宙都抹上了一层银白。月光笼罩着霓虹灯,灯光就像霜屑在飘飞,周围一片凄凉。我慢慢地往前走,思绪飘摇:我厌恶那些没有灵魂的人,我只想远远地躲开它们,不想与它们同流合污。春来春去,转瞬就是烈日炎炎的夏天,但是还必须度过落寞的秋天,心灰意冷地等待生命在严冬中结束。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春天,也没有永远不散的宴席。我应该离开世勋,离开北京城。

我一路迷迷糊糊地想,渐渐地脚步似乎有些轻松,前面的路更像是在往上浮动,并且越浮越高,天空也显得冷冷清清的,白杨树在微风的吹拂下翩翩起舞,我的心也跟着温柔的风漂浮起来。不知不觉中我竟然飘进了八宝山烈士陵园。

八宝山烈士陵园是全国最大的墓园,里面居住的全部是为国捐躯的烈士和伟人。烈士陵园的树木非常多,有雪松,银杉,白杨树,丁香树,还有常年苍翠碧绿的冬青树。参天的树木和紫色的丁香簇拥着烈士们的墓碑,墓碑下面是他们的墓穴,一排排隆出地面的长方形墓群从东到西,从北到南,一望无际,像是排列整齐的军队。我坐在陵园的石阶上情不自禁地吸了一口气:这可是片刻的宁静和自由啊,这里自有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

墓道两侧巨大的白杨树的枝叶纵横交错搭起了蔽天的大棚,水银一样的月光透过树荫,柔柔地洒在地板砖上。这个时候我忧郁烦躁的心突然宁静下来,可是眼泪却不期而至。我没有去理睬它们,任凭它们随意流淌。在这里,地面上的没有人认识我,而墓穴中的人又是那么谦逊,那么善解人意,我尽管流泪,根本就用不着向任何人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流泪。凭借月光的光芒,我看见这里的树木美丽而雄壮,因此我固执地相信墓穴中的人个个都年轻英俊。

烈士陵园值班的员工,只敢远远地打量着我这个不速之客,他的眼睛里除了充满了惊奇外还有一丝恐惧。他以为我不是从天而降的仙女,而是刚刚从荒冢里爬出来到人间漂泊的一个幽灵。由于恐惧他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既没有和我打招呼,更没有询问我此刻到这里来的目的,只是怔怔地审视,琢磨了好久,确信我不是心怀叵测的盗墓人之后就转身进了自己的小屋,并且愤怒地关上了房门,他绝不允许这样一个幽灵来打扰他,他要把她隔绝在门外。

其实我希望的就是这样,在这个时候我不需要有人来扰乱自己宁静的心绪。我在溶溶的月色里走来走去,凭借着月光的光芒阅读墓碑上的篆字,阅读着逝去的生命和他们辉煌的历史。我慢慢地走在月影迷离树影飘摇的墓道上,心里突然感到有一种诉说不尽的忧伤和空虚,我在烈士们面前伫立了好久好久才慢吞吞地走出墓园。急匆匆地跳上末班车往家里赶去。

汽车迅速地在灯火辉煌的街道上行驶,似乎正在奔向无尽的人生道路,一个劲地向前,向前,再向前·······转瞬之间就驶进了金碧辉煌的长安街。我随着稀稀落落的几个乘客下了车,心情寂寥地茫茫然地就像一个孤独的幽灵在幽深寂静的街道上独行。月夜如此安静,几乎没有一个行人。我低低地叹息了一声,只感到生命空虚得要命,飘飘落落的心不知道该落到什么地方,只是空得要命。

回到家,草草地梳洗了一番就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起渺茫的未来,心里又惶惶然。好不容易睡着了,梦的精灵突然又袭击过来。我看见自己漂浮在茫茫的一望无际的大海上,随波逐流,忽上忽下地漂浮着。天空黄苍苍的,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海风吹澈肌肤,刺骨的冰凉使我栗栗发颤。我顿时感到了害怕,莫名其妙地一直想放声痛哭,可是张开嘴巴却又哭不出一点声音来。而那一片茫茫的无边无际的汪洋让我感到自己仿佛孤独地悬挂在空中。空虚得要命,眼看着自己随波逐流,又看着自己被浩瀚的大海吞噬,又看见自己被人救起······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