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有多远?

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头

 
 
 

日志

 
 
 
 

相爱到分手(三十六)  

2010-03-25 11:44:3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拥有在报社做文字编辑的这份工作纯属偶然,就像我和世勋的爱情一样都开始于偶然的邂逅。

离开世勋的公司后,我又开始忙碌地为自己找工作。 

今天我跑了许多家单位,面试都没有成功。我漫无目的在长安街上游荡,以此来平息心中的郁闷和惆怅。白杨街树,高档的跑车和出租车,穿制服的警察,急匆匆奔忙的人群,车水马龙。这就是北京城的街景,如同日月星辰一样没有改变。永远让亲切的人感到亲切,让陌生的人感到更加陌生。

我住在西边,过了国贸就是东单,过了东单就是王府井,过了王府井就是天安门,过了天安门就是西单,过了西单就是复兴门,然后是公主坟,到了公主坟离我住的地方就不远了。但是此刻我不想回家,在经过王府井时,一家张灯结彩的“蓝月亮酒吧”吸引了我注意,因为这个可爱的名字我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这里的男男女女声嘶力竭地吼着,吞云吐雾,乌烟瘴气,天昏地暗的气氛可以安慰我今天落寞的心情。

“小姐!您用点什么?”

酒吧的啤酒的名字都让人感到奇怪,蓝月亮,绿彩霞,红头蝇是淡啤酒,骄阳似火,踏雪无痕,真命天子是浓度稍微高一点的干啤。我要了度数最低的蓝月亮啤酒,服务员礼貌地退下。

这里的音乐不错,缠缠绵绵地播放着《高山流水》的曲调,顿时让人感到一股温馨。抬眼望去,小小的啤酒屋里居然坐满了怀揣心事的年轻男女。

我独自坐在酒吧一个比较阴暗的角落,一袭黑衣,自然容易给人一种顾影自怜的感觉。特别是一头飘逸的长发,更是给人一种悲伤。

我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在蓝月亮酒吧与我的大学同学相遇。

“梅雪竹!”突然听见一声惊呼,“梅雪竹?是梅雪竹!”

“高寒?”

我充满惊喜的语气里明显地透着惊异。与我打招呼的男孩是我的大学同学,从毕业到现在一直没有碰过面。我没有想到他在北京。在我心中,北京城就是一个比县城大点的城市,转来转去怎么都离不开一条长安街。可是三四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们愣是没有遇见过一次。

看来北京城还真不小。

其实遇到老同学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只不过是高寒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幸亏我记性好,要不然真的不可能一下子就认出他来。大学时他实在是太平凡了,平凡得不能让人记起。中文系里娇花朵朵,而梅雪竹又是娇花中的精品,我怎么能够随时随地记起高寒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生呢?如今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想不到北京城的黄土还真养人,高寒出落得潇洒而且英气逼人。

“真没有想到能够在北京看见你。”我突然有一种伯乐错过千里马的遗憾,“你来了怎么不打个招呼?”

“梅雪竹是谁?大学里的一朵娇花,谁敢惹?”高寒笑问,“名花有主了吗?”

“嗨!谁要我呀?”我落寞地说,“现在我连工作都没有了。”

“你开什么玩笑?要知道当年想吃天鹅肉的人可是不计其数的呀,就连坐怀不乱的高寒也曾在心里盼望自己能闻一闻天鹅的芳香。”高寒幽默地说,“白马王子没来?”

我笑笑没有说话。因为我们在同学的时候就不太熟悉,而这种偶然的又带点戏剧性的相遇只是让人感到云里雾里。我只是微笑着听他海阔天空。他讲了一些毕业之后的机遇,以及同学们的下落和处境,然后认真地问我在哪里高就。

我依然摇头,他看见我的态度不像在开玩笑,就问我愿不愿意到报社去工作。

我说想去,可是我这势单力薄的模样能够踏进报社的高门槛?

他说如果你愿意去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后来我才知道他之所以今天这样有把握,原来他就是这家报社的主编。

第二天我就去《娱乐周报》编辑部报道了,终于我离开了世勋,离开了世勋的公司。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