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有多远?

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头

 
 
 

日志

 
 
 
 

相爱到分手(二十七)  

2010-03-24 05:31:2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世勋!

这是我第一次用这样深情的称呼来对你,你应该感觉到了梅雪竹具有怎样的一颗心吧?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我指想看到你快乐幸福的面容。

原来看见天边的彩霞,并不能引起我的兴奋,甚至麻木得从来都不去预感会有任何美丽或者荒诞的故事在我的身上发生。真的!如果不是你走进了这条铺满桅子花的幽径上与我相遇,我实在没有必要兴奋。因为我一直固执地相信那些风花雪月的故事不会在我身上演绎。于是我常常回想:我们的幽篁相遇,到底包涵了多少偶然的成分?

在那些孤寂的日子里,我也曾咀嚼过你的名字;你也曾幻想过像我怎样毫无经历又有着丰富内容的女子。所以我想我们的偶然相遇并不是一般的偶然,似乎是老天爷早已为我们安排好了的轮回。但是我不敢奢望能够与你携手同行;也不敢希望在我寒冷的时候你能用温柔的语言为我取暖;更不敢盼望在你悲伤之际,我能用充满希望的声音和真挚的情怀,把你引向人生最幸福的喜悦之旅。于是我知道自己的人生之旅永远不会有平坦,但是我相信只有你能够把我的名字读出深情。

这就是我们的初相遇,根本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语言,似乎又深藏禅机,或许一个“缘”字最能诠释,从来没有希望去索取,却已经在偶然中获得了丰盈的果实,万千时日累积的沙漠,就在互相认识的瞬间吐出了一枚绿莹莹的嫩芽。但是我却不敢奢望这“缘”能近能深能挚。

不知你是否记得,那天正值初秋时节,彩霞满天的黄昏。我看见了你独自站在街角急切地翘首张望,在拥挤的人群中寻找我的身影,我的心顿时疼痛起来,不顾一切地朝你飞奔过去。于是你惊喜地挽起我的胳膊,左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肩膀,在街角徘徊,几次想亲吻我,但始终不敢。

现在我告诉你吧,当时我的心神也不能自持,就像维特的脚和绿蒂的脚接触时的那种感觉。

后来我们终于找到一个人们的眼光碰不到的飞,躲在白桦树林深处紧紧地拥抱了一会儿。那一刻太阳就要落山了,红光与远山的黛色融合,渲染出一片紫色的晚霞来。树林尽头的清泉边也有晚霞的余光依恋着,满目的秋色写出一片无限的萧瑟和悲壮的美丽来,更把我们的行为衬得艺术化了。天籁苍茫的暮色已经由远而近,我们不由自主地紧紧依偎。一想到我们美丽的爱情只是一个永远没有结局的风花雪月的故事,我倒在你的怀里几乎要痛哭流涕。但是你却深情地问我:“雪竹!我们的爱情是这样的神圣惩戒,你还感到痛苦吗?”当时我是这样回答:“世勋!你是我生命中的唯一!”于是温柔的笑容立即在你还含着泪光的眼睛里涌出来,然后把我紧紧地拥在怀里。你向我倾诉了你在这个世界上所经历的,所遭逢的不堪回首的往事,我们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襟。

天伦的悲剧,莫此为甚!

爱情的种子已经缔造了痛苦的源泉。在我们还没有出生之前,造物主就已经把甜蜜和痛苦的刺调得均匀,撒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了。造物主在造爱的甜蜜果汁时就把痛苦的汁液掺杂进去了。

世勋!什么都不要说了,求求你什么都别说了。你的回忆,已经把我心撕碎,我怎能忍心它们再把你的心撕碎。

世勋!你应该知道西蒙·波伏娃和萨特的爱情吧?难道我们就不能效仿它们,相爱一生不结婚?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