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有多远?

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头

 
 
 

日志

 
 
 
 

相爱到分手(十四)  

2010-03-22 07:37:1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异乡的那些日子里,我喜欢乘坐深夜的末班车回到我租住的小屋。我慢悠悠地下车,然后慢悠悠都走过幽深寂静的街道,走进午夜巨大的黑暗中。我感到遥远的地方总是有一个声音在轻轻的呼唤我,那是我的灵魂,那是我自己,那是我的爱人在呼唤我。

现在我对于孤独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我喜欢的孤独并不是天堂里的孤独,而是尘世里闹哄哄的孤独。被遗弃在异乡的我承受着逆来顺受,黑暗憋闷而又温暖的孤独,同时我又绝望地痛恨着自己。

在异乡漆黑的夜里,我几乎夜夜做梦。

在漆黑的幽深中有一种看不见火星的燃烧在旅馆的房间里投下怪异的影子,或许那是一支在燃烧的微不足道的生命,那是我的过去,它用千万条触角爬满了我的记忆,爬进了我的梦境。

梦境将是我愿意花笔墨来描述生命的最重要的部分,为此我触角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比如生命中曾经出现的支离破碎,风花雪月的故事在发展的过程中总是扑朔迷离。对于希望听到一个美丽的故事的人来说,过多的梦境是一种灾难,然而对我来说,我正是在这些灾难中寻找一些捉摸不定,无法说明一种激情。我的梦是一幕无声的悲剧,是一幕只有我一个人哭泣的悲剧。

每当夜半惊醒,我手中仅剩下一点零星的碎片,从梦境里抢来的记忆碎片,不管如何费尽心机地拼凑总是想一个无头案。然而这种混沌却使记忆模糊的部分逐渐明朗起来。

在拼凑起来的这些碎片中,我看见了我的爱人,他眼底有泪,泪水变成了一股神奇的喷泉,神奇的飞射仿佛来自于生命的一泓幽泉。当我拼命想投身其中洗刷自己肮脏的灵魂时,往往突然从梦中惊醒。

我打开房间里所有的灯,奇怪地看着四周,脑袋里依然有哗啦啦的水声,我看见那一泓从爱人眼底喷发出来的幽泉正是我默默的心跳声。

午夜低回,梦过无痕。

孤独忧伤的我仍然被各种各样的梦境追逐,使混沌的灵魂再也无法入睡。我只好披衣来到阳台,看着远处霓虹灯在闪烁,在闪烁的霓虹灯里去寻找爱人的身影。想象着美丽的北京城里那一栋栋高楼大厦,洋房别墅,那些舒适幽暗的角落里纵情狂欢的人群中爱人孤独的身影。

现在我所置身的这座城市。是一座不眠的海滨城市,城市的喧嚣就像一艘航空母舰载着柔软的夜色陷入数不清的别人的欢乐之中。孤独无语笼罩在城市的某一个不显眼的角落,角落里有一个忧伤的女人在孤独中玄想着她的爱人。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