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有多远?

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头

 
 
 

日志

 
 
 
 

相爱到分手(十七)  

2010-03-22 16:43:3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的觉醒常常在一夜之间来临,我突然从沉睡了二十二年的梦里惊醒过来,我感到自己浑身充满了活力和喜悦。镜子里的那个女孩几乎是美丽的,那流转的眼睛如痴如醉,那酡红的脸颊和柔软的嘴唇,以及那浑身散发出来的精神都是美丽的。而这些美丽的变化都是来自于爱情,因为我恋爱了,我已经找到我生命中的国王了。

我终日和他在一起享受着美好的时光,圆明园,颐和园,昆明湖,八达岭长城,到处都有我们爱情的足迹。而且我们还做了不少傻事:用竹叶连同心结,在山石上镌刻我们的心迹。当所有的傻事都被我们做过之后,我们就会被自己感动得流泪。

我们常常静静地依偎在一起,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我知道自己完了,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男人。包括他的眉毛,嘴唇,他魁梧的身材,我都希望能够拥有,并且想拥有一辈子。但是我知道自己永远不会把这种感觉说出来。因为我知道他不可能给我一个家,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得到他的海誓山盟,白头偕老,地老天荒的许诺,这恐怕就是女人的不可理喻。

此刻我依偎在他的怀里,突然想起了张爱玲的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小说里面说: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一个是红玫瑰,一个是白玫瑰。娶了红玫瑰之后,久而久之,红的就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而白的依然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之后,白的就变成了沾在衣服上的一粒饭屑,红的却是心口的一颗朱砂痣。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我想自己究竟会成为他衣服上的一粒饭屑,还是会成为他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呢?

世界上或许只有一个女人能让男人敬重,那就是西蒙·波伏娃了。西蒙·波伏娃和萨特相爱了一生都没有结婚,两人若即若离了一辈子。我想我们的爱情也会演绎得像他们的爱情那样凄楚绝伦。

我顿时感到体无完肤地刺痛。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