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有多远?

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头

 
 
 

日志

 
 
 
 

心情(二)  

2010-02-26 23:24:59|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靖刚刚下了飞机就感到上海的天气已经是寒气逼人了,灰蒙蒙的天空压在头顶上,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林海穿着一身笔挺的高档西装,招着缠着黑纱的手臂在机场出口等着他。看见二弟脸上露出的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和那双深陷在眼眶里的已经,林靖就知道二弟为了父亲的伤逝操了不少心,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敬意。三年多不见,二弟老了许多。

      林海拎起皮箱,带林靖上了他那辆漂亮的轿车风驰电掣地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由于车速太快,两人不得不放开嗓门说话,这样大声说话与两人此刻的心情完全不相符。

      林海告诉林靖,丧事办得还比较顺利。本来父亲希望死后能葬到故乡绍兴,但是又怕老人死后还要遭受旅途的颠簸,那就是儿子们不孝了,于是就在上海的公墓买了一席之地安葬了老人家。

      林靖问:“父亲患了什么病?没想到他老人家走得这么快。”

     林海回答:“具体什么病不太清楚。最近半年,他总是说浑身不舒服,胸闷憋气,常常无法工作。初八的早晨,我到书房里叫他吃饭,看见他趴在桌上,以为他睡着了,我就轻轻推他,他“哗”地倒在地上。当时我被吓坏了,忙着打了急救电话。我把他扶到沙发上躺下时,才发现他的身子已经凉了。他老人家一直说要等你回来,好让你教他学电脑,他想用现代的管理方式来管理我们家的商铺,初六晚上他还说过这话,他老人家相信你。”

       林靖顿时感到喉咙发热,胸口似乎也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用力把领带扯松,但是却丝毫不能减轻被堵的感觉。他的眼睛望着前方,前方的玻璃窗似乎蒙上了一层水雾,使他看不清路上的景物,他用手揉揉眼睛才知道自己落泪了。

       兄弟俩回到家已经是中午了。母亲从屋里出来,定定地端详着林靖。母亲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脸上布满了蛛网般的皱纹,两只眼袋松松地垂着,如同干瘪的茄子。林靖红着眼扶母亲坐下。母亲幽幽咽咽地哭了起来。林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裂开了几道缝,脑水被揪到半空中。他看见母亲眼里淌下了一颗混浊的泪,心中又是一阵酸楚。他难过地扶住母亲放声痛哭起来。

     一个人的重要性,通常是在他死后才会被大家认识到,林靖历来就认为父亲是天底下最没有用的人,却常常认为自己是=天底下最正直,最明事理的人,他们的真理就像自己的掌纹,被自己牢牢地攥在自己的手心里,只是对别人评头论足,空泛议论,根本就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的本事,却总是端起那一副没有人瞧得起的臭架子,保持着一文不值的气节。林靖从老爷子那里继承了不少东西,唯独没有继承父亲最重要的东西——持家的本领。父亲在世时,这个家还是一个完整的家,至少大致的框架还在。现在父亲撒手而去了,整个家的担子猛然压到林靖的肩膀上,作为长子,他无法推卸这个责任。此刻他才突然明白,原来父亲生前承担了多大的负荷。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