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有多远?

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头

 
 
 

日志

 
 
 
 

我是乌鸦  

2010-02-18 21:00:2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色的乌鸦,据说他们能够使死去的人和事物返回人间,大概这就是乌鸦的魔法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从堂堂正正的一个人变成了一只万人唾弃的乌鸦了。因为在一年四季里我都喜欢穿一袭黑衣,更喜欢生活在一个幽深神秘,神出鬼没的地方,好像几千年的鬼魂都聚集在这个地方。这地方幽暗,灯泡定时熄灭,好像有一只不可知的鬼魂之手在操纵,空气中充满了尘埃和刺鼻的味道,流动的气流将年久日深的尘埃浮起,灰尘的颗粒在朦胧的灯光下清晰地弥漫,看人好像是隔着一层玻璃,人的面孔也因为这层东西变得怪诞。这里除了我,再没有第二个人了,高高的墙壁把外界的一切都阻隔在了外面,微弱的灯光只能从墙壁的缝隙曲折地钻进来,这样的居室看起来既像监狱又像地下室。特别是在晚上,灰白色的夜气与淡黄色的星光给人一种强烈而危险的气息,我的长发就是在这样的气息中飘扬。于是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黑色的乌鸦停泊在这里。

       这个发现顿时笼罩了我的灵魂,同时黑色的乌鸦开始在夜晚里出现,它们在屋顶,在墙壁上,在我的文字中飞舞,黑色的羽翼习习有声,使我不得不对它们注目良久,同时也对自己的灵魂注目良久。于是乌鸦的形象一点点笼罩了我,它们的影子隐藏在我的长发中,黑色的长发使我想起了乌鸦黑色闪光的羽翼。我从现在开始收集一切黑色的东西,这样我就能够与黑色的乌鸦连为一体,我的眼睛也许就是乌鸦的眼睛,隐藏着黑暗的密码和色素,那是最黑的地方,是黑暗的中心。然后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也在这样的夜晚里得到了召唤,它们隐隐飘荡,到达我的眼前。于是乌鸦的形象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巨大,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羽毛在瞬间全部都跑到我的身上,使我变成世界上最黑的一只乌鸦。

      我知道由我变成的乌鸦的黑色是摸不着的,像所有的黑夜一样,我摸不着它们,但它们布满在我的周围,它们只允许我观看,甚至进入,但是就不允许我触摸。因为它们是从黑暗开始,然后再飞向黑暗的结局,它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天已经很黑了,像一潭浓墨一样黑,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漆黑的夜晚。窗外的月光模糊,把窗台上一盆水仙花的影子依稀投在房间的空地上。过了一会儿,我发现连模糊的月光都不见了,透过窗户往外看,天空里既没有云,也没有星星,只有漆黑一片。房间里没有灯光,我不知道为什么房间里突然就没有了灯光,是停电了还是电灯突然袭,熄灭了,反正房间里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但是我的心里却出奇的宁静。这个发现是我感到有一种神秘的气氛突然降临,让我怀疑自己是否已经进入了乌鸦的身体,是不是要去经历一次奇妙神秘的旅行,然后到达一群已经失去了灵魂和身体的鬼魂中间。 其实,我现在真的希望能够这样,我拼命地呼吸,希望能够闻到乌鸦特有的气味,但是我只闻到了一阵香气和灰尘缠绕在一起的气息,我猜想那是水仙花的香气。

       在一片阴森森的原始森林里,我看见了一个长发女人,她穿着一袭黑衣,这个女人身材娇小玲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

       这个女人是谁?是不是变成乌鸦的那个黑衣女人?是不是我?

       对于她突然孤独一人在深夜里出现在一片阴森森的原始森林里我并没有感到惊奇,因为我知道自己就是一个有时候从荒冢里爬出来漂泊的幽灵,因为荒冢才是我永远安息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己来到人间已经有多久了,更懒得去问今朝是何年。因为我已经把轰轰烈烈的美丑忘得一干二净,把人间的权利纷争忘得干干净净了。或许在荒冢中凝结使我感到孤独,所以有时候我也会突然将奇异多彩的人间记起,于是就情愿变成一只人人唾弃的乌鸦在人间旅行。我以为这些只是我的幻想,或者根本就是南柯一梦,但是在此刻我毕竟看见了那个长发的黑衣女人。我向她走过去,我突然觉得她的背影有点像我自己的背影。。我向她走去的姿势让我感到有些陌生,好像自己真的就是一个刚刚从荒冢里爬出来漂泊的幽灵。我一次又一次向那个黑衣女人走去,但是我非常任凭自己怎样努力也无法与她靠近。以为我走去的地方正是她站立的地方,虽然我能够清清楚楚地看见她,但却永远无法触及她,她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美丽而又朦胧的影子,确切地说是一个鬼魂。

       这个发现让我更加吃惊,我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现在站立的位置也许不是一个正常的空间。这个意识使我不由自主地感到了惊骇,我忙着举目四望,这里除了我再没有第二个人了,这一片阴森森的原始森林里全部是一株株高大挺拔的贝叶树,在阴森森的原始森林深处有一间红房子。这间红房子强烈地吸引了我,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奇怪美丽的房屋,我渴望能够走进去看看。突然我发现那个娇小玲珑的黑衣女人也正朝那间房子走去,我就尾随着她。我看见她的影子被月光好房子的红色投射得又细又长,黑色的身体突然变成了红色,好像走在一条红色的走廊里。这种幻觉使我恐惧的灵魂不再栗栗发颤,突然有了一种安全感。快到那间红房子的时候,那个黑衣女人突然停了下来,她慢慢地转过身体。当她转过身体的那一瞬间我发现她突然不见了,或者是我突然不见了,或者说我们已经融为了一体。虽然她的影子和她的身体都不见了,但是她的灵魂还能发出声音。她温柔地问我:“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变成一只乌鸦?为什么不回到你永远安息的地方——荒冢里去?'

       我微笑着温柔地回答:“因为我不愿意做一只作茧自缚的蝉,我希望能够翻身跃出粗陋的茧,翩然成为一只新生的蝴蝶,勇敢地去认识辽阔他天空,把美好的生命活上千万次。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