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有多远?

我一直走,一直走,永远走不到头

 
 
 

日志

 
 
 
 

命运交响乐  

2010-02-11 13:50: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人已经没有耐心去欣赏交响乐了,他们活得匆忙而又粗糙,他们往往喜欢靡靡之音,喜欢摇滚乐,喜欢流行歌曲。而我这个老是没有长进的人偏偏喜欢贝多芬的《命运交响乐》。

       今年冬天一开始就非常寒冷,整整延续了一个冬季。在这个冬季即将就要熬过去的一个夜晚,没有一丝风,只剩下透彻心肺的寒冷直袭肌肤。玻璃窗上的霜花就像一个怪物,随便是横着看还是竖着看,它都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冷酷得刺眼,扎得人灵魂生疼。我围着被子坐在床上,一阵阵发呆,一阵阵心寒。难以排遣的孤独和寒冷的我,打开电视机随便调了一个台,娱乐节目没有什么吸引我的地方,彩灯实施的舞台上,主持人和演员个个珠光宝气地展露着透明干枯的身体,手里紧紧地握着麦克风调侃着说一些粗俗的笑话,简直就是摧残观众的眼睛和心灵。

      我愤怒地关了电视机,心想:中国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已经有了五千年文明的悠久历史,怎么灿烂悠久的现代社会,居然就剩下这些不堪入目的文化?难道就没有一点新鲜的,高雅的艺术了吗?

      为了派遣心中的愤怒和寂寞,我打开了床头的音响,寂静无声地转动之后,便响起了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贝多芬的《命运交响乐》。那激昂的乐声立即吸引了我。在这里我不能说是美,那样似乎太浅薄了,我认为只有历尽了人世沧桑,饱尝了人间的辛酸的作曲家才能谱出这样的乐曲。特别是那有力的柔韧,坚韧的跳动,强烈的节奏,飞快的速度,气势磅礴,飞流直下三千尺般直撞我的心扉。进入第二乐章,一段飘然而至的抒情温馨给人一种荡气回肠的震撼,像是悠悠清泉从万丈悬崖火急火燎跌落,流进一片寂静无波宽阔无比深邃的湖泊,湖面衬映着湛蓝得让人心醉的天空。悠扬的乐曲立即浸入我的骨髓,我的灵魂禁不住栗栗发颤,浑身的血液顿时融入那无与伦比的乐曲之中。虽然是抒情,可他谱得依然沉稳,决不泛滥自己的情感,使人感到深沉:犹如一只擎天柱矗立在冷峻无比的岩石中岿然不动。

     这就是命运!

     这就是伟大的音乐家贝多芬用心血谱写出来的命运!虽然我知道这是贝多芬所作的唯一一首小提琴协奏曲,是为了纪念一位名叫丹叶莎.勃伦斯威克的伯爵小姐的爱恋之情,但是决不只是恋人的浪漫曲。因为我从小提琴协奏曲中顽固地听见了一种对爱情历尽折磨而始终不可得又孜孜以求毕生不悔刻骨铭心的心音,这样的乐曲不能不人让我的心率如水晶般晶莹剔透了。当最后一缕乐声消失后,我依然靠在床头发呆,望着阴冷凄楚的寒夜,突然感到夜空清凉如水,星星和月亮也触手可及了。

      自从我在上中学时第一次认识了贝多芬,便永远无法忘记他了!他是我们的命运之父,他是生命的精灵!于是我对贝多芬就越发崇拜了。我特别注意搜索广播电台节目预告上贝多芬的名字,终于有一天早晨,我听见济南电台文艺频道的节目预告中有了贝多芬的名字。我提前一个小时将调频对准,把准备录音的空白磁带装好,像是坐在幽深寂静的音乐会大厅里,静静地等待贝多芬的《命运交响乐》出场。终于主持人那甜美的声音款款道来:“听众朋友们,下面请欣赏由海菲兹演奏的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我激动地按下录音键,可是非常遗憾,那天的收听效果不佳,无论我怎样调换收音机的方位和角度依然有杂音,但我还是将长达四十分钟的曲子录了下来,然后反复播放,一遍又一遍沉浸在海菲兹炉火纯青的琴声中,沉浸在贝多芬的《命运交响乐》的旋律中,虽然有杂音,但是也抵挡不了海菲兹和贝多芬的光芒。可是毕竟有杂音,我希望能够买到一盘原装版的贝多芬的《命运交响乐》,于是我就像现在的年轻人迷恋他们心目中的歌星一样,开始往音响店里跑,去寻找贝多芬的 踪迹。我几乎跑遍了济南市所有的音响店,居然没有找到贝多芬,贝多芬究竟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偏偏就找不到他呢?难道他真的被人们忘记了?我知道现在要寻找一位跨世纪的音乐家的作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他毕竟不是年轻人心目中的偶像,或者说现在的年轻人根本就不知道贝多芬以及他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命运交响乐》。

       但是我仍然不甘心,仍然在不停地寻找,寻找,寻找······寻找贝多芬,寻找我们的命运之父,寻找生命的精灵。终于在今年的冬天,我在英雄山附近的一家音响店里看见了贝多芬,还有莫扎特,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他终于到来了,我生命中的红帆船——贝多芬——《命运交响乐》!磁带的封面是贝多芬黑白照片的剪影。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的照片:卷曲的头发,宽阔的前额,高耸的鼻梁,面部表情特别冷峻,俨然得像花岗岩一般。但是我知道在这近似冷酷的无情中却蕴涵着他的深邃与热情,他把自己灼热的性格凝结成晶莹剔透的冰,而不是猛烈地燃烧。我懂,只有历经沧桑,饱经风霜之后才会出现这样的晶莹剔透。他不会因为一时的掌声而激动,也不会因为几许挫折而悲伤。望着他那双冷峻得几乎没有光彩的眼睛,我心中涌动著对他的理解和无比的崇拜。

      打开录音机,寂静无声的空白之后,就响起了缠绵的乐曲。啊!贝多芬!啊!《命运交响乐》!是那样地令人感动。一开始小提琴柔和和抒情中蕴涵着的力量就立即把我吸引了,接着低音的沉稳,高音的跳跃,顿时让人感到海浪喧嚣,海风低吟,一幅海阔天空的画面:而略带忧伤和神秘的旋律更让人感到好像伫立在静悄悄的海边礁石上,对着浩瀚的可以包容一切烦恼和不幸的大海诉说着无边无际的悠悠心事。让人神思翩翩,完全沉浸在自己难以诉说的往事之中。

     贝多芬——我们的命运之父,生命的精灵,你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